当前位置: 主页 > 平码二中二 > 内容

6合东方心经

时间:2017-10-10 00:18  来源:未知    作者:admin  点击:

  少时,小雨随风而至。倾时,云水之巅,清风细雨,烟雾迷弥,翠玉轻翻,红粉留痕,氤氲的莲池瞬时漾起一行行醉人的音符。“蕊中千滴泪,心里万条丝。”滴滴细雨,悠悠情思,那淡淡风痕处,款款崖暖时,你可晓她已处处开?氤氲烟雨中,毓秀淡雅刻,那你又可懂迷离了谁的清波凝眸?馨香的花瓣,百年的凝望,千年的等待,“荷花频频,杨柳依依”,“三生,两世相逢”。既然,山和水可以彼此相忘,星和月可以流光相皎。风华只是一指流沙,苍老只是一段年华。那么,心儿在您的世界,您的天空可真的有我?

  人生有期,但这份守候永不落幕,繁华,谁染指了谁的幸福?于他而言,江山如画,怎敌你眉间的一点朱砂?你,永远是他描不完的画、读不厌的景。无论何时,你若回首,你会发现,他永远只离你一转身的距离,人在那里,从未稍离!

  那天,我参加一场电视知识比赛,比赛输了,心情难免有些低落。突然,一个浪漫的音乐响起,我蓦然回头,远处一个熟悉而高大的身影正向我走来。依然是浓密的头发和眉毛,依然深情款款的眼神,依然是英俊清秀的脸庞,只是手上拿着一束鲜艳欲滴的玫瑰花,一身上西装革履的打扮。你慢慢的向我走来,嘴角微微上扬,藏着神秘的笑意;眼神深情而认真,仿佛有一团火在眼里燃烧。

  可是最后,我的世界还是轰然崩塌了。青涩的雨季把我这棵原本“营养不良”的小树浇灌了太多的水分,溺死了好多的果实,我在这场中,身躯被泥土掩埋,不能动,不能呼吸,不能长高。逃不过的一劫,注定命中要遭此一难。

  清水湖畔,荷已出落的如亭亭玉立的少女,最那一低头的温柔,不胜凉风的娇羞。我在时光的一隅,在寂寞中,与朴素娴静的时光相伴。一本书,一盏茶,一池荷,以及无人打扰的安静。与一朵荷相遇,仿佛遇见了淡雅若云的你,心里也会涌出莫名的欢喜。

  花淡淡,水悠悠,叶田田。那又是谁斑驳了这绝世的花颜,携一帘幽梦,盈一袖轻云,掬一滴清泉,揽一缕清风,娴静优雅,柔情缱绻,尾随而来?初开,微风徐来,沁心的荷香,诗意了岁月,徜徉了,嗅着这若有若无的淡淡荷花香,一股通灵的感觉如游丝般慢慢的浸润了,躁动的心儿也仿佛跟着悄然安静了下来。

  杨绛先生曾说,“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,到最后才发觉,人生最曼妙的风景,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。”那么既然这样,那不妨,给心灵一米阳光,还心情一个微笑。乐观一点,糊涂一些,想不开,就不想,得不到,就不要。因为我们不能左右天气,但可以美美心情;我们不能选择容颜,但可以露露笑容。终究,世界是自己的,与他人无关,又何必自己为难自己呢?

  杯盏交错,忘不了前尘事,唯已酒入肠肺,方能麻醉己心。别离之后,途径街头巷陌,试以掩映住曾经,但忽然的交逢,又如何装作互不相识。旧年,只为了一次相见,便星月疾行。旧年,只为了一个约定,便芳颜擅改。旧年,人相隔,信漂流,但佛院未败、树叶未落,只为等一人,能在最美的时节里相见。

  少时,小雨随风而至。倾时,云水之巅,清风细雨,烟雾迷弥,翠玉轻翻,红粉留痕,氤氲的莲池瞬时漾起一行行醉人的音符。“蕊中千滴泪,心里万条丝。”滴滴细雨,悠悠情思,那淡淡风痕处,款款崖暖时,你可晓她已处处开?氤氲烟雨中,毓秀淡雅刻,那你又可懂迷离了谁的清波凝眸?馨香的花瓣,百年的凝望,千年的等待,“荷花频频,杨柳依依”,“三生,两世相逢”。既然,山和水可以彼此相忘,星和月可以流光相皎。风华只是一指流沙,苍老只是一段年华。那么,心儿在您的世界,您的天空可真的有我?

  “连袂人何处,孤灯照晚窗。”今夜我望着夜空,今夜我把自己融化在无尽的夜色里,把思绪点点放飞,直到天也荒了,地也老了,我依然在中静静的伫立,欲语却无言,无言已尽诉。

  十几年的风风雨雨,看淡了许多沧桑,风云变幻,岁月流逝,生命如沙漏,青春一点点从时间的缝隙中绵绵而下,人生其实早已开始了生命长河的倒计时。很长的人生,多少个分分秒秒,多个日日夜夜;很短的人生,多少个月月年年,多少个春夏秋冬!

  每个中,都有一片葱绿的地方,驻足休憩,凝神思念的一角落,小坐停泊,坐到绿意满衣,静待到明亮,回旋着真,回响着善,回暖着美。一隅宽容,芳香了住进的岁月,生机了迢迢绿水青山,一重重不老,一程程迤逦,在生命的一笔绿色里,嫣然你我,怡然生活,盈然岁月!

  岁月里,我们也许什么也没曾留下,而岁月却在我们脸上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,篆刻了那烟雨江南的别离,画满了风雨素图,却写不下前世的缘生缘灭,时间的尽头,那人是否在等着我的。

  在文海中,失去了方向,以为再也看不见满目春光夏色,看不见我要的颜色与!十二个月的文字之旅就此结束了吗?为何等待的总是被人否定的结局?当我纠结看与不看,写与不写的矛盾中,看到一句话:作文先!

相关推荐